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61章 解谜
????有个非常古老的故事:有什么事情是比吃苹果吃出一只虫子更可怕?

????吃出半只虫子。

????原诗现在就非常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个道理,看着眼前忽然游刃有余起来的许柏廉,她就感觉自己像是吃掉了半只虫子一样恶心。

????有什么是比被阴谋蒙蔽更难受的?那就是将阴谋揭示了一半,却难以为继!

????原诗现在正面临这样的困局,她的确将怀疑对象锁定到了许柏廉,但线索却到此为止。而许柏廉则明目张胆地摆出了“我还有后手,却再也不会告诉你多一个字”的态度。

????这就真的非常恶心了!

????原诗的兵行险招,本就是一种赌博,她从雷云使者那里逼问出警讯后,第一时间想到了许柏廉,只要能快刀斩乱麻地控制住此人,他手下有再多虾兵蟹将,阴谋诡计也不足为虑。但现在人是锁定住了,控制却远远谈不上,除非能将他脑中的思维全部提取出来,否则原诗嘴里的半只虫子就吐不出来!

????这一步棋走得终归是太急了。

????“蠢货。”

????许柏廉的哂笑声传入耳畔的时候,原诗自己也懊恼地暗骂自己智者千虑居然河边湿足……以至于下一刻,当朱俊燊的身影闪烁出现在一旁的时候,原诗更是非常恼怒地回头瞪了他一眼,让老院长一阵莫名其妙。

????是你叫我来的好不好!?还用的是迷离之书中最紧急的一条信道,我放着手下加班吐血的工作人员不顾,专程跑来,你反而要瞪我!?

????“出什么事了?”

????另一边,一直在宗师区旁观了一切的嬴若樱,也打破沉默,用清冷的声线问道。

????在嬴若樱身旁,黄步鸣也瞥来好奇的目光。

????原诗面对这几位宗师的集体质疑,思忖片刻,便将事态简单说了出来。

????“刚刚我看到了圣元的雷云使者向公主传递了一个瘟疫警报,在红山城即将爆发危机亿万生灵的恐怖瘟疫,而瘟疫的源头,已经锁定到了许柏廉身上。”

????嬴若樱问道:“有证据吗?”

????原诗坦然道:“没有。”

????“所以你在犯什么傻?”

????原诗说道:“我在赌他比我更蠢。”

????“你赢了吗?”

????原诗无奈地笑道:“如您所见,好像是输了。”

????嬴若樱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,又将目光锁定在许柏廉身上:“的确是显得非常可疑,说来,他之前的死而复生,从原理上真的解释得通吗?”

????这个问题,显然是抛给黄步鸣和朱俊燊的。

????黄步鸣坐拥“万知”头衔,以知识量的庞杂而论犹在朱俊燊甚至周赦之上,所以这种问题他自然要率先开口,抛砖引玉。

????“按照已有的魔道通论,是解释不通的,至少以他当时的状态,除非魔族再临,否则必死无疑。”

????“哦,魔族再临啊。”嬴若樱若有所思,“我记得东边一直都很宝贝石灰平原的上古战场,说不定是圣元议会在遗迹中悄悄豢养魔族?”

????许柏廉闻言,笑容更显讽刺:“蠢货!”

????嬴若樱柳眉一竖,手中的散华神通便准备照脸糊过去,但神通尚未出手,就被朱俊燊伸手制止了。

????“长公主殿下,圣元人是人魔大战中受创最深的,伤痕两千年也不曾痊愈,豢养魔族这个概念,在那边莫说提出来,就算想也是不能想的。”

????嬴若樱啧了一声,没和朱俊燊争辩。

????这种常识论她又何尝不知道?无非是拿来试探许柏廉罢了。而刚刚那死烂货敢对自己口出恶言,正是将问题诉诸武力的好时机,虽说他看来脱胎换骨,实力比先前必有质变,但嬴若樱赢过他一次,就有信心赢上第二次,第三次。

????散华宗师这一生并不是百战不败的,她也会输,也会有无论如何都敌不过的对手。

????但只要她赢过一次,就再也不会输了。

????胜利,只有0次和无数次,这就是嬴若樱的直观写照。

????但朱俊燊却另有考量,他制止了嬴若樱后,再次以深邃的目光审视许柏廉,良久,他开口问道:“请问阁下究竟是谁?”

????听到这个问题,许柏廉才终于认真了起来,但这份认真也仅限于心底,表面上他仍是那个目中无人的圣元宗师。

????“我是谁?你们秦人应该最清楚不过啊……”

????话没说完,便被朱俊燊打断了。

????“我不是以秦人的身份询问,而是以人类的身份询问,请问阁下,究竟是谁?”

????许柏廉沉默了一下,笑道:“你的眼光,倒是比那个自居天下第一人的要好些。”

????朱俊燊却说:“那也未必,只不过我敢赌,敢输,他却高处不胜寒,输不起。”

????“哦,所以你觉得他也在怀疑我?这我倒是看不出来。”

????“天下第一人的心思,怎么可能轻易让你看出来。”

????原诗在旁边听得一阵烦躁,虽然明知道朱俊燊是在借这个机会拖延时间,调兵遣将去搜集线索……但是这对话实在好蠢啊。

????好在许柏廉也没兴趣和朱俊燊废话,说到一半就话锋一转:“对了,不必浪费时间去控制我带来的学术团成员了,一多半人都是无辜的。”

????原诗撇了下嘴巴,强忍着没有动手揍他。

????换句话说就是还有一小半并不是无辜的咯?现在我们又区分不出哪些人清白哪些人有罪,怎么可能不浪费时间去控制他们?这句话看似好心,反而是给人添堵……

????等等,他说这话,真的只是为了迷惑我们,或者说恶心我们吗?许柏廉这人的确经常犯蠢,但能从贫民窟一路成长为魔道宗师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他不犯蠢的时候,其实聪明的可怕!

????原诗和他在论坛论战,多次行险取胜,靠的就是许柏廉够聪明,如果许柏廉是个郑力铭那般的憨批,那原诗反而容易秀才遇到兵。所谓智商碾压,很多时候都只有在同级别的战斗中才有效。

????所以现在原诗就不得不怀疑,许柏廉这句话是否另有所指,或者说他废话这么多,到底是为了什么……

????下一刻,她脑海中灵光一闪,目光立刻瞥向长公主。

????嬴若樱也抬了下头,若有所悟,手指在腰间轻轻一点。

????与此同时,远在南疆的李覃顿时精神抖擞,翻开了自己的迷离之书,宛如旷妇挑蘑菇。

????“殿下找我有什么吩咐?离火宗师,使命必达!”

????“少废话。”

????“哦。”李覃立刻收敛神色,专注聆听。

????聚在李覃身边的南疆军团将士们,则非常有默契地离开军帐,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,什么也没看到。

????作为同生共死过的战友,他们之间早没有什么上下级之间的隔阂,更多是肝胆相照的默契,所以一人丢脸,全军回避也早成了南疆军团的基本礼节。

????按照惯例,李覃与长公主的对话通常会单方面持续很久,尤其是长公主离开南疆也有段时间,李覃的思念之情势必延绵良久……总之今晚大家可以不用回营了,各自去周围打打猎散散步就好。

????另一边,军帐中李覃却脸色越发凝重。

????对嬴若樱的思念之情固然如火山熔岩亟待爆发,但是事有轻重缓急,李覃还不至于因私废公,嬴若樱此时所说的每一个字,都让这位离火宗师心脏紧缩不已。

????“你是说那些圣元工兵有问题?”

????嬴若樱没好气地说道:“我没那么说,但目前他们嫌疑巨大,理由你自己想。”

????李覃点点头,脑海中已经不断翻涌出各式各样的画面和线条,作为推理的素材。

????这次的事态缘由,虽然嬴若樱在迷离之书里没有讲太清楚——这位长公主殿下从来也没耐心把话掰开揉碎去讲——但李覃已经准确地把握到了脉络。

????雷云使者的预言一般不会有错,圣元公主的态度某种程度上也支持了那份预言的力度——和其他秦人不同,李覃与那位公主却是打过很多次交道,所以能理解她的沉默。

????她是以自己的沉默和不为,逼迫圣元帝国派出更多的力量来帮红山人化解危机,只要她不走,那么哪怕尊贵如天下第一人周赦,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帝国的公主陨落在瘟疫危机之中。

????而既然公主殿下如此决断,证明危机多半确有其事……但现在原诗只是揭开了第一层谜语,还远远谈不上解开真相,从许柏廉身上,可以发散出的东西实在太多了!

????只不过,这其中最可疑的,的确莫过于来南疆埋下长生树种的圣元工兵了。

????这些人是随学术团一道乘坐天启巨舰而来,在舰船登陆后便与学术团分道扬镳,经秦帝国秘密接引派往了南疆,以镇压日趋骚乱的荒蛮之灵。

????李覃作为长期驻守南疆的秦国代表,与这些工兵接触下来,只感觉他们身上几乎没有人类的味道,但考虑到这些工兵基本是直属于天下第一人,就连圣元皇室都号令不动……没有人味倒也正常。

????但此时看来,这个没有人味就非常不对劲了。

????“我知道了,我会立刻将他们控制起来……但我认为问题的症结并不在此。”

????尽管心中已经有了怀疑,但李覃还是坦然说出了另一个猜测:“在我看来,这依然是许柏廉抛出的迷惑项。”

????“所以我也没指望你去拯救世界。”

????“明白,我会尽快做好南疆的事,殿下……你要保重自己。”

????“……哼,知道了。”

????两位宗师的对话就到此为止,和李覃预期中绵延漫长的倾诉衷肠迥然而异,但李覃却只感到一阵喜出望外。

????有多少年了?长公主殿下对于自己诚挚的关怀问候,是以如此温和的语气作为回应的?

????至少有13年了吧……

????李覃作为魔道宗师,有着过目不忘之能,尤其和嬴若樱相处时的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刻印在脑海中,所以他很清楚,最近这13年来,无论他如何关怀问候,得到的答复都是:“恶心”、“闭嘴”、“散华!”

????知道了这三个字,看似平淡无奇,却寄托着李覃无限美好的梦想。

????不过,现在却不是沉醉于长公主殿下的温柔的时候了,事关大秦帝国安危,他也要拿出全副精力来应对。

????虽然大概率这些圣元工兵只是许柏廉摆出来的疑兵,但是,宁杀错,不放过……这可是长公主殿下对他寄予的期待!

????——

????红山城中,嬴若樱手指离开腰间迷离之书,抬起头对朱俊燊等人说道:“南疆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
????朱俊燊点点头,却没有露出释怀之色。

????南疆本来也不是他的怀疑重点,因为那些工兵几乎是周赦的私兵。如果连周赦都被许柏廉渗透到这个地步,大家也没必要在这里集群猜谜了,趁早回家写遗书去算了。

????问题在于,许柏廉的阴谋究竟是什么?

????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,许柏廉那有恃无恐,甚至戏谑玩味的态度,已经足够证明原诗的怀疑并非是主观臆测,她是猜对了的!

????可惜只猜对了一半……

????许柏廉是关键,但关键是众人拿许柏廉并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????“怎么,不好下手?可以尝试读心嘛,如果能直接将我的思维提取出来,那么一切阴谋诡计都无从遁形了。”

????朱俊燊嘿嘿笑了一声,伸手拦住了默不作声痛下杀手的嬴若樱。

????“思维提取同样可以造假,就算真的杀了他,也只是断绝了我们的已有线索……试试命数推理吧,老黄,帮我一把?”

????黄步鸣点了点头:“客气了,能有机会见识断数宗师的手段,我求之不得。”

????嬴若樱没有说话,只是默不作声上前半步,来到朱俊燊身旁,虽未明言,支持的态度却一览无遗。

????下一刻,一道人影闪烁出现在众人身后,朱俊燊回过头,郑重行礼道:“岳先生……”

????那瘦高的人影摆了摆手:“不要浪费时间说话了,展开你的命数图吧,我尽我所能助你一臂之力……不过话先说好,若事不可为,我只负责带回殿下,你们自己的事情,自己擦屁股。”

????朱俊燊说道:“能得圣元宗师相助,便是天外之秘,也无所遁形!”

天下第一高手李青帝,欲证无上大道时,被天道算计,九十亿道天雷却让他铸就神魔真身《都市之青帝归来》。隆重推荐阅读:https://www.wucuoxiaoshuo.com/1/1480/无错小说网更新最快我们的网址很好记,无错小说网全拼点卡姆